數字新基建,鯤鵬計算產業為江西數字經濟注入新動能

智能相對論

作者|陳選濱  來源|智能相對論(ID:aixdlun)

“新基建”這個政策風口會為產業與市場帶來什么?未來將以什么樣的模式展開?

從3月以來,自這個概念走紅之后,這樣的思考無時無刻不在引來熱議和思考。科技巨頭的接連入場布局,既是焦點,也是賽點。市場在期待著,行業的巨頭們能給出一個可實踐、可持續的思路。

阿里說,數字基礎設施建設就是新基建,正在成為新的投資和發展方向。

百度說,新基建更是AI新基建,要做AI技術和應用創新的推動者。

浪潮說,加大對工業互聯網、人工智能等新基建領域的投資,全面擁抱新基建,浪潮就是新基建公司。

華為說,新基建的核心是聯接與計算,5G、AI、云將是新型基礎設施的三個要素,是數字經濟發展的發動機。

誠然,聚焦新技術、新領域,各個巨頭的探索方向在某種程度上不謀而合,但落實到產業實處,進入競爭市場,仍有各自的側重點,更需要與區域、政府開展交流合作,對“新基建”這個熱詞(也就是數字未來的實踐路徑)進行真正意義上的理解和解構。

01

五個月后,“新基建”還是焦點,也是重點

“新基建”一詞并不是本年度的“新詞”,但絕對是今年的“熱詞”,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發展和傳播上的前后差距?

在此,有一個詞值得重點探討,那就是“計算”。

什么是計算?在華為發布的《泛在算力:智能社會的基石》報告里,如是闡述——計算是人類認知世界的一種模式。從大型機到個人計算機,從智能手機到可穿戴設備,計算能力日益成為人類能力的延伸。

為什么要在此提及“計算”?

實際上,人類以“計算”來認知世界的這種模式依舊是當前發展的主流。特別是隨著互聯網的興起,這種能力的延伸在不斷加強,演化為“新計算”,愈發影響主流世界的運作。

可以說,當前社會是建立在計算產業之上的互聯網社會,當時代隨著5G、AI、云、區塊鏈等新技術的發展,跨向智能社會,“計算”的權重更是不減反增。

新基建所要增強的,就是以“計算”為核心的產業基礎,也就決定了這個概念會隨著相關計算產業的發展而成熟,進而達到新的發展熱度和輿論高峰。

這也是為什么“新基建”一詞從3月走紅之后,到了8月,歷經5個月,熱度依舊不減反增,除了疫情、政策等宏觀方面的影響,相關計算產業本身的發展達到一定的質變點,也是一個必要的驅動。

同時,以現在的產業表現來看,“新基建”仍然還是焦點,也是重點。不管是對于區域發展,還是企業戰略而言,這都是兩者(指區域與企業)自身發展與開展合作的重要方向。

比如,同樣以今日的2020江西鯤鵬生態伙伴大會為例,通過解構這種“區域+品牌”的數字建設項目,不難總結——江西要建設“數字經濟”底座,華為要發展鯤鵬計算產業生態,雙方都錨定相關計算產業的數字化建設,在“新基建”的推動下不謀而合,達成了最終的戰略共振。

2

在某種意義上來看,湖南長沙的湘江鯤鵬、福建福州的海峽星云等等項目也是類似的路徑。無獨有偶,在百度、阿里、騰訊、聯想等一眾科技巨頭的中標項目中,“新基建”風口之下,“政企協同”的模式似乎都是當前一個主流的嘗試。

那么,沿著這個思路,我們不禁要回到文章開始的問題,這樣的模式具體是什么樣的情況?新基建以這樣的模式展開,將為整個產業與市場的發展帶來什么?

02

這是一次“镕鍛”工藝

從華為的鯤鵬生態、百度的AI新基建、阿里的數字基礎建設、浪潮的全面擁抱新基建等等一系列的巨頭項目和思路中,我們或許可以凝練出一個關鍵的總結詞,“镕鍛”。

什么是“镕鍛”?從字面來理解,就是熔煉鍛造之義,常用于形容冶金打鐵。

說起這個,我們都應該可以想象到那樣的畫面,經過烈火將金屬物質熔煉,繼而通過捶打鍛造,使得熔煉之后的金屬物質的分子排列更加緊密,以獲得更加堅固的器物。

這就是镕鍛工藝。

在此,我們從華為等科技巨頭的項目中來總結數字新基建的思路,常常會用到“整合”、“協同”、“合作”等與之(即镕鍛)相近的詞匯,但似乎都不夠準確。

那么,當我們說“數字新基建”是一次镕鍛工藝,其背后又有什么不同?

至少,在企業的戰略架構、區域的產業協同以及政企之間的合作模式等三個方面,新基建不僅僅只是簡單的整合或是合作吧。

產業層面最典型的“镕鍛”不外乎從企業視角聚焦戰略架構的調整,其中包括對業務資源、生態伙伴、信息技術等模塊的整合,而這也關系到產業層和價值鏈的重塑。

以華為的鯤鵬生態為例,圍繞鯤鵬和昇騰構筑多樣性的算力生態,從底層的芯片、主板、整機到基礎軟件棧、場景化應用軟件,各個模塊之間相互協同、相互借力來完成對外的算力支持,其核心競爭力就在于形成了一套完整的計算能力輸出方案。

再比如,在生態合作上,麒麟軟件副總裁李震寧在2020江西鯤鵬生態伙伴大會上就曾提及這樣的模式——基于共同開放的生態,麒麟與鯤鵬可以開展應用創新,不斷融合最新的能力。

簡單的理解,就是1+1>2的非常態公式。

或者說,這已經不能用“加法”來形容。在新基建的風口之下,生態合作不僅僅是簡單的項目對接,而是各自生態圈層的彼此融合碰撞。雙方所實現的產業價值與商業價值也在此以乘倍效應增加。

那么,我們對于“镕鍛”的理解或許可以更加深刻——不是簡單的固態組合,而是彼此化為液態的內外交融,比如在業務整合、生態共生等方面,這也就意味著產業的價值鏈也將重塑。

那么,對于區域發展而言,是否也需要一次“镕鍛”?答案是肯定。

但是,怎么去理解一個地區的產業“镕鍛”,才是解答區域“新基建”的關鍵。難道是與企業類似,也講究內部業務的整合和外部生態的融合?

是與不是,我們先看看江西打造“數字經濟”底座的思路。

在全國來說,江西并不算是計算產業發展的強勢省份。對此,江西省工信廳副廳長王亦斌就指出,目前江西的信息技術產業存在產業鏈缺失、核心技術缺乏、人才資源不足等發展問題。

江西若要發展成為計算產業高地,解決這幾大問題是關鍵。

于是,為了解決這些發展問題,鯤鵬入贛順勢落地。可以說,這也是近期2020江西鯤鵬生態伙伴大會舉辦的一大背景和原因,隨著鯤鵬的加入,思創數碼、清華同方等一眾生態伙伴也紛至沓來。

所謂,“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但是,對于產業發展而言,樂乎,亦不可“亂”乎。進一步來說,就一句話,在區域產業發展中,規劃布局不能亂。

就鯤鵬入贛來說,江西深諳于此。

總結起來,這也是江西打造“數字經濟”底座的一個思路。通過“一鏈一策”的統籌規劃,以南昌打造產業中心和創新中心,上饒建設信息產業研發生產基地,撫州規劃超算中心,九江打造應用標桿,等等。江西對省內區域進行了有分工、有針對性的產業項目布局,以此達成區域發展的產業共識,補齊各方面的產業短板,構筑產業高地。

3

那么,再總結一下區域產業的“镕鍛”,也就兩個字的理解,即“布局”。簡而言之,即有規律、有共識、有大局觀的統籌規劃。

實際上,對于區域的產業發展來說,這樣的布局并不簡單。因為,計算產業并不是一個完全新興的產業。也就是說,在這個長期發展的產業之上,有新基建,也會有舊基建的存在。

那么,地方在進行統籌布局,即镕鍛的過程中,必然會存在個別區域需要摒棄或遷移一部分舊基建包括本土企業等等大大小小的狀況。

所以,從來就不會有單側的“镕鍛”。不管是華為等科技企業,還是江西等區域產業,都是需要面臨著一場多方參與拉鋸的“镕鍛”。

比如,新基建的舞臺除了巨頭與政府,也得考慮到本土ISV。如今,江西的數字化建設進程上就少不了本土ISV的項目落地支持。鯤鵬生態聯盟進入江西之后,更是率先對接了48家ISV與60個解決方案,為江西的數字化發展提供了極具參考價值的標桿。

誠然,一個區域的數字經濟底座能否如期打造,還得看本土ISV能否接得住一個巨頭品牌入駐所帶來的資源、投入、技術等等。

顯然,數字化建設本身就是一個多方“镕鍛”的結果。在很多應用場景上,也確實如此。

比如教育,人才是基礎中的基礎,未來數字經濟比拼也會是人才的比拼,過多的自不必贅述。江西在計算產業上便存在人才資源不足的問題。怎么辦?

政府牽頭,企業與高校聯合開展專業人才培養計劃,比如競賽活動、產業人才培養基地等等,這就是需要多方“镕鍛”來尋求有價值的教育出路。

為此,華為在與江西應用科技學院、江西軟件職業技術大學,江西財經職業學院等高校開展合作,共同推進鯤鵬人才培養的思路就很容易理解。

3

如今,在新基建的大道上跑出成績的科技企業,如華為、同方、麒麟軟件、思創數碼等等大多明白這一點——新基建要建好,就需要多方的“镕鍛”。

這里的“镕鍛”不僅僅是合作,更需要市場主體(比如企業、經濟組織等)和社會主體(政府、高校等)在合作中形成“術業專攻”的產業共識。

新基建依舊火熱,在烈火中將產業、企業、區域等熔煉,再融合、捶打、鍛造成為一個新產物,這像極了一次“镕鍛”工藝。

秉承著這個思路,繼續向“新基建”領域探索,似乎也錯不了。

編者按: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智能相對論(ID:aixdlun),作者:陳選濱

可行性研究報告
智能相對論

本文作者信息

智能相對論(科技新媒體)

關注(28781)贊(0)

邀請演講

廣告、內容合作請點這里:尋求合作

咨詢·服務

評論

0條)

“1.2億+”企業數據查詢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

相關閱讀

精彩推薦

免费99精品国产自在现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