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加:港股DNA大規模改變

加速商學院

作者|李小加  來源|加速商學院(ID:jssxy1)

導讀:7月15日,廈門大學知名校友、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在線上為廈門大學EMBA學員及社會嘉賓帶來題為《香港資本市場的那些事》線上直播,以下為內容精編:

1

人物簡介:李小加,港交所首位內地背景行政總裁。從一個普通石油工人起步,考入廈門大學,畢業后歷經四次華麗轉身,最后成為港交所首位內地背景行政總裁,在位10年來,港交所股價上漲2倍、IPO7次全球奪冠。

回望改革開放四十年,中國經濟崛起的過程實際就是一個不斷參與全球化的過程。李小加先生以人體結構對此做了一個形象的比喻:

中國參與全球化的進程是逐漸與世界在骨架上(交通、運輸、通訊)的物理聯接、肌肉上(貿易、制造業、供應鏈)的化學聯接、血液上(金融、資本)的生物聯接、和今后在神經網絡上(人工智能、5G網絡與量子計算)的智能聯接。

1

無論是對于中國內地還是西方世界來說,香港市場在每一個階段都起到了不可取代的作用,其功能也逐步進化與升級:從骨架聯接轉向肌肉聯接、再到血液互聯互通。在今后的日子里,香港在血液聯接中發揮的作用會越來越大。

近10年,港交所3大突破

香港交易所從傳統的以股票交易為主的交易所向一個多功能、多資產類別的國際化交易所進軍。經過不懈努力,香港交易所在三個方面實現了重大突破:

其一,通過收購倫敦金屬交易所(LME),港交所實現了對大宗商品業務“零的突破”,對國際拓展"零的突破"。

國際金融中心進入到大宗商品市場、固定收益市場和貨幣市場是未來發展的趨勢。

其二,通過滬深港通、債券通,港交所實現了在人民幣資本項目管制環境下,中國與世界資本市場互聯互通的突破。

這樣一種凈結算的模式保持了連貫性、市場性,同時又使得每天過境的資金很少。舉一個簡單的數字,滬港通、深港通開通這么多年來,整個交易量差不多37-38萬億,交易完了以后,比如香港持A股差不多1.7萬億的市值,中國大陸老百姓持有港股1.3萬億的市值,帶來3萬億的互相持股。

3

實際上整個5年下來過境的凈資本也就是1000-2000億,有時候是北上,有時候是南下。由于兩邊是一種權益的交換,中國內地投資者把一部分錢換成港股,國際投資者把一部分錢換成內地的A股,這種權益交換造就了互聯互通能夠在不改變現有的資本管制情況下取得巨大成功。

其三,通過對上市規則的重大改革,港交所實現了擁抱新經濟,擁抱新科技的突破。

港股市場過去由傳統行業主導,上市公司多來自地產、銀行、傳統的制造業、零售等等。而真正代表當今最新生產力的科技公司,例如各種各樣的互聯網公司之前在港股上市一直有很多限制。這就造成不少中國新經濟公司只好遠走他鄉,到美國或者其他地方上市。

現在很多中概股公司的回歸變成大家非常關心的話題,中概股回歸已經形成趨勢,大量的流量會慢慢東移,回到祖國、回到香港。現在有些還不能直接進入深港通、滬港通,但我們希望這些問題可以得到順利解決。

總而言之,這樣的一個改革,使得香港上市公司的DNA大規模改變,到了今天,像騰訊、阿里、美團、小米、京東、網易這些公司實際上已經成為香港市場最頭部的公司。

3

這三次改革使得香港市場在現今中美脫鉤的大背景下顯得越來越重要。

中美脫鉤與國安法

展望未來,世界又一次面臨巨變,逆全球化的進程在局部展開。中國與美國曾經在二十多年里深度聯姻,但是近年來婚姻觸礁、各奔東西的趨勢似乎無法避免。中美兩極化的世界格局已基本定型。

無論世界喜不喜歡,中國的崛起勢不可擋;無論中國喜不喜歡,都不得不持續面臨美國的世界霸主地位。中美兩極化格局將帶來更大的地緣政治和經濟發展挑戰,世界在兩極之間必然比以前更加需要翻譯機和轉換器。

3

香港在這樣的潮流中也難以獨善其身。面對中美局部脫鉤所帶來的新的挑戰與機遇,如何將香港塑造成為中美競爭二元化時代的金融體系樞紐,成為香港金融人新的奮斗目標。

隨著國安法這一“定海神針”的引入,香港市場有所安定。這是在過去安定基礎之上的一種重新的定位和平衡。但在這一過程中,短期挑戰是無法避免的,例如有些新的外資不習慣,我們要做大量的工作,讓他們認識到,在新的平衡下,香港總體來說作為一個資本市場、國際金融中心只會更好。

在現今的情況下,我們關心的是一些香港的核心問題,比如聯系匯率、資本穩定、外資信心、國際競爭力、通用法律體系等等。在大浪之中,潮流之時,順勢而為、保持定力,是香港所有金融人共同的使命。

香港:翻譯機、轉換器

前段時間,我們看到很多悲觀的聲音,認為在重大公共衛生挑戰面前,世界經濟停擺,很多企業、業態可能回不來了,悲觀情緒一度充斥于資本市場中。

但是,在過去的兩三個月里,即便在這樣大的負面環境下,美國資本市場依然能夠在下調30%以后屢創新高,這又成為一個新的疑惑點。

這種資本市場虛擬世界和實體世界的“脫節”是否就代表了虛擬世界已經走火入魔?如果我們仔細分析就會發現,市場中不是所有企業都在大規模回升,大量的回升還是集中于頭部企業、新的科技公司、大的互聯網公司。

大量的科技公司、互聯網企業支撐了后疫情時代的全球經濟,這本身就是一種新的生產力,那它吸引資本應該就是理所應當的。至于它是否應該吸引如此大規模的資本,這個問題仁者見仁、智者見智。

3

結語:毫無疑問,對于中國和國際金融市場而言,面對中美兩極化格局帶來的高度不確定性,香港作為翻譯機和轉換器的功能會顯得更加重要與迫切。我們有足夠的理由相信,在李小加先生等具有“順勢而為、勇立潮頭”膽識和魄力的金融人的帶領下,香港資本市場這顆東方之珠將綻放更加閃耀的光彩。

編者按: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加速商學院(ID:jssxy1)

可行性研究報告

廣告、內容合作請點這里:尋求合作

咨詢·服務

評論

0條)

“1.2億+”企業數據查詢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

相關閱讀

精彩推薦

成年免费三级视频-成年大片免费视频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