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均月薪200美金的非洲,真的能賺到錢嗎?丨創業者看非洲

出海瞭望

作者|圭佳 來源|出海瞭望(ID:Globalinsights)

當國內流量見頂,中國創業者前往海外掘金似乎已成為共識。

非洲是理想的淘金地之一。這里面積3020萬平方公里、人口接近13億,古老又年輕,人口中位數僅為19歲,被譽為最后一個“10億級的互聯網市場”。撒哈拉以南非洲更是世界互聯網及移動用戶增長最快的地區之一,目前互聯網用戶已超過4.5億。

非洲是否真的“遍地是黃金”?在熱門的電商、社交娛樂賽道,又有哪些需要規避的“坑”?在非洲創業,變現又有哪些規律可循?

7月27日,在出海瞭望主辦的第4期線上沙龍活動中的下半場,非洲電商平臺中物網聯合創始人兼總經理劉建華、非洲移動社交應用Mochat CEO劉芯源講述了自己的非洲故事,并分享了關于電商、社交、游戲等變現的新思路。

--  01  --

劉建華:

“最后一塊沒有電商壟斷平臺的大陸”

隨著互聯網基礎設施的逐步完善,物流電商已經成為非洲最具潛力的發展賽道之一。

在中物網聯合創始人兼總經理劉建華看來,非洲也已經具備發展電商的初步條件。移動錢包(Mobile Money)相當發達,近年來物流成熟度也在逐步提高。盡管非洲人均GDP較低,但當地人沒什么儲蓄的觀念,總體消費欲旺盛。這三點構成了非洲電商增長潛力無限的基本要素。

2

發達的移動支付是非洲電商發展的有力前提。和其他相對發達的市場不同,非洲的銀行并不普及,人們在手機上通過移動支付實現線上存錢、取錢、轉賬等。在不少消費場景中,手機相當于銀行卡在使用。

值得注意的是,全球70%的移動支付行為發生在非洲。在支付寶還沒有完全流行開來的2007年,肯尼亞電子錢包的覆蓋率已經達到93%,非智能手機也可以進行轉賬等操作。

非程創新聯合創始人李博海在沙龍上半場表示:“在非洲很多地方,小商販們充當了人肉ATM機,幫人網上下單商品。這種社區攤主參與電商與物流的獨特模式在非洲還有很大的空間。”

與此同時,專門的物流網絡也正在快速發展當中。去年11月,覆蓋肯尼亞、尼日利亞等地的非洲最大物流貨運平臺Lori Systems完成A輪融資,融資總額近3千萬美金。

適宜電商生存的土壤有了,創業者們蜂擁而至,也誕生了幾家頗具代表性的電商平臺。不過,劉建華認為,盡管競爭日益激烈,非洲仍是世界上最后一個沒有壟斷電商平臺的大陸。

如果把電商發達的美國和中國看作電商第一梯隊,巴西、俄羅斯、印度、印尼等地則是亞馬遜、阿里巴巴、京東等平臺鏖戰的第二梯隊,巨頭們進入非洲還有3年左右的時間。劉建華預計,未來非洲的電商會是本土公司和美國、中國公司共存的格局。

目前,非洲的電商玩家已經初露鋒芒。

3

尼日利亞最大的電商平臺Jumia創立于2012年,并于去年在納斯達克上市,有“非洲版阿里巴巴”之稱,有自己的支付和物流系統。據劉建華介紹,Jumia平臺每日的瀏覽量在100萬左右。由原華為成員打造的Kilimall主打東非市場,支持跨境購買,并且注重本地運營,但目前的規模和Jumia相比并不在一個量級。

關于非洲電商未來的發展前景,劉建華分享了一組數據。麥肯錫的一份報告顯示,到2025年,電子商務在非洲主要市場銷售額將會達到3000億美元。在接下來的10年,非洲網絡零售額會以每年40%的速度增長。

在此基礎上,劉建華認為,接下來在非洲做電商,無論是B2C還是C2C,做渠道電商不如做品牌電商,“小而美”的細分垂直賽道更容易盈利,也更容易拿到融資。

以女性服裝、飾品見長的跨境電商品牌shein就是很好的例子,目前在中東、歐美、非洲等地增長迅猛。可以推測,在人口基數大、高生育率的非洲,母嬰用品、假發等也會有相對廣闊的市場空間。

最后,劉建華分享了非洲電商目前存在的一些問題,即市場還需要繼續教育和發展,具體包括消費者不夠信任、流量成本高、配送服務不完善、當地人受教育程度低等。

--  02  --

劉芯源:

“越底層的需求越容易變現”

2019年,曾擔任騰訊QQ會員產品經理的劉芯源懷著一腔熱血,來到非洲,開始從無到有地打造娛樂社交平臺Mochat。用他的話說“當時愣頭青一樣,直接就來了。”

憑借早期在騰訊QQ團隊積累的經驗,一開始,劉芯源認為在非洲有快速復制國內成功的可能。但經過一年的摸爬滾打,他有了更深的觀察與體會,很多想法也發生了改變。他表示,“來非洲,不要抱著降維打擊的心態。”

國內互聯網變現的方式主要有三種:廣告、應用內購買以及電商。但在非洲,盡管移動廣告的份額逐年上升,但傳統的電視廣告的份額仍然高居不下。另外,據劉芯源介紹,非洲買量成本非常低,大概在0.1美元左右。因此,一款應用或者游戲想在非洲通過廣告的方式來變現,目前還行不通。

3

同時,整個非洲社交平臺覆蓋率僅為17%。在全球范圍都比較流行的即時通訊工具WhatsApp在非洲的覆蓋率僅為38%,Instagram的覆蓋率更低,還不到4%。國內公司通過Facebook和Google買量的做法在非洲也并不適用。

1

在劉芯源看來,娛樂社交產品在非洲的變現有三大特色。

一、用戶需求直接,而越底層的需求往往越容易變現。事實上,在社交平臺覆蓋率低的非洲,人們的社交需求并不少,對陌生人社交的態度也比較開放。當地人一般在下午三點下班,娛樂活動也不多,有大段的空白時間需要填補。此外,非洲人月均工資在200美元左右,讓用戶獲利的網賺方式同樣很受歡迎。

劉芯源給出的建議是,創業者不要再抱著降維打擊的念頭,而應該以更加開放的心態對待這片新市場,花一兩年時間來認真打磨細節,提升產品的本地化程度。如果單純復制國內的做法,并且期待快速產出同樣的成果,最后可能會很受打擊。

二、變現見效慢。據劉芯源介紹,Mochat初入非洲時,30日留存率僅為6%。“早期自認為我們已經挺本地化了,但用戶以為我們是個印度產品。”經過將近一年的迭代升級,劉芯源和團隊在產品UI設計、用戶顏色喜好等諸多方面都進行細致的調研,深入思考非洲用戶的需求,改善用戶的使用體驗,目前Mochat的30日留存率能做到15%,而劉芯源稱這也只是及格水平。

此外,在本地化方面,劉芯源認為創業者可以“抓大放小“,即先了解整體的需求,打造一個大體上非洲都跑得通的產品。非洲大陸不同地區存著很大的差異,“如果一來就扎進尼日利亞,針對當地人的使用習慣改了半天產品,拿到別的國家很可能不適用。”

三、人均貢獻率低。這點和非洲人均GDP較低不無關系,此外,非洲用戶上網費用也較高,一個G的流量費用是1美元。但這并不意味著互聯網公司很難賺錢。了解本地人并不抵觸消費的習慣后,付費模型的重塑顯得非常有必要。

劉芯源認為,打造低付費量、高付費率的產品就是一個可行思路。國內的QQ黃鉆紅鉆就是典型例子,10塊錢的收費不貴,但龐大的用戶體量、高的付費率帶來的收益照樣非常可觀。有了適合非洲的高付費率、低ARPU(每用戶平均收入)的模型,接下來需要做的則是一步步培養用戶的付費習慣,怎樣讓他們愿意充第一筆值是一個值得創業者們思考的問題。

由于非洲互聯網的發展還處于早期階段,手機內存小、流量費用貴,用戶普遍缺乏耐心,降低認知門檻則可以讓他們更容易接受新事物。

總體而言,劉芯源認為非洲移動互聯網市場未來可期。

一方面,隨著智能手機出貨量的逐年增加,移動支付相關產業日益成熟穩定,非洲的互聯網基礎設施正在不斷完善。

另一方面,創業者們扎堆前往非洲,整體的行業感正在形成,了解用戶、教育市場的前期工作已經進行了大半,用時間換空間,即提前布局以換取未來更大成長空間的做法被證明是正確的。

編者按: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出海瞭望(ID:Globalinsights),作者:圭佳

可行性研究報告

廣告、內容合作請點這里:尋求合作

咨詢·服務

評論

0條)

“1.2億+”企業數據查詢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

相關閱讀

精彩推薦

欧美区一区二区视频在线-国产欧美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