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東軍丨無限游戲觀,打開魅力人生的新鑰匙

領教工坊

2

(圖片來源:攝圖網)

作者|沈東軍  來源|領教工坊(ID:ClecChina)

歷史學家許倬云曾說,拿全世界人類曾經走過的路,都算我走過的路。

管理也是如此。

在管理這條路上,已有無數管理學者、企業家跋涉遠行,你盡可把他們走過的路,當作你走過的路之一,在實踐中碰撞出無數可能的選擇。

領教工坊【企業家學】欄目,集結一流管理學者和企業家,筆談春秋,一期一會。

前段時間和我認識的一對夫妻朋友參加一個晚宴,他們開車順道送我回家,因為丈夫在晚宴上喝了點酒,就由他的太太開車。

在行駛的過程中,這位太太開車時沒聽他老公導航,走錯了一個路口。后來的半個小時里,我朋友一直抱怨他太太,核心就是她為什么不聽他的。

我剛好讀了美國哲學家詹姆斯•卡斯的書《有限與無限的游戲》,他把世界上所有的人類活動分為兩種類型的“游戲”——“有限的游戲”和“無限的游戲”。

有限的游戲,其目的在于贏得勝利;無限的游戲,卻旨在讓游戲永遠進行下去。

有限的游戲在邊界內玩;無限的游戲玩的就是邊界。

卡斯在這本書中,是要給人們傳遞的一個觀點:人們迫切需要一個“游戲觀”的轉換,即從有限的游戲轉向無限的游戲。

夫妻間的關系,理應是一場無限游戲。我朋友卻錯把把無限游戲當做有限游戲,他的抱怨是想證明他指的路是對的,她太太走的路是錯的。他要證明他贏了,他太太輸了。

夫妻關系處成這種樣子,不好的嘛。

擁抱無限游戲觀

有限的游戲具有一個確定的開始和結束,擁有特定的贏家,規則的存在就是為了保證游戲會結束。

無限的游戲既沒有確定的開始和結束,也沒有贏家,它的目的在于將游戲本身延續下去,主張“為了游戲而游戲”。

夫妻關系本質是一場無限游戲,他們的愛情沒有明確的開始時間,也沒有明確的結束時間,如果夫妻雙方有無限游戲思維,他們要做的事就是讓愛情更長久,而不是處處比拼誰贏誰輸,當我們比拼輸贏時,我們就落入了有限思維圈套。

在生活和工作中我們處處被有限游戲思維包圍,比如“一考定終身”、“不要輸在起跑線”等,這些都是有限游戲思維。

我有一個酷愛攝影的朋友,在攝影上投入很多精力,攝影水平比很多專業攝影家還要高。

有人問他有沒有參加些高水平的攝影比賽?他說,他攝影的目的就是發現美,記錄美,能不能獲獎,他根本就不感興趣,對于他來說享受攝影才是最大的樂趣。他就是一個無限游戲參與者,他的目的不是為了在有限游戲中獲獎,而是讓攝影這個無限游戲一直延續下去。

2017年,萊紳通靈的前身通靈珠寶收購了比利時王室珠寶萊紳,當時有兩個選擇,第一個選擇是繼續經營通靈珠寶,短期內可以保持利潤,甚至利潤增長,滿足投資人的愿望。

2

但這是有限游戲思維,如果從長期經營來看,品牌缺乏核心競爭力,慢慢會被競爭對手打敗,溫水煮青蛙,品牌逐步隕落。

作為公司創始人,我做了另外的選擇,把比利時王室品牌萊紳嫁接到通靈品牌上,成立具有王室血統的“萊紳通靈”新品牌。

在品牌升級過程中,通靈品牌過去的客戶丟失了、原來的管理人員不適應了、銷售大幅下降了、股價大幅跳水了、投資人抱怨了,總之一切都是那么的傷痛。

我當時始終思考的是品牌長期發展,長期競爭力。品牌就如我的孩子,雖然當時這個孩子有高薪收入,但是,當有去世界名校深造的機會,我會義無反顧的讓他放棄高薪而去深造。

經過兩到三年調整的萊紳通靈,今天業務逐漸恢復、市場競爭力明顯增強、員工凝聚力更強,為未來取得更大業績打下堅實基礎。

當時我堅持通靈品牌升級為萊紳通靈,應該就屬于無限游戲思維吧。

在資本市場,投資人是有限游戲思維,創始人往往是無限游戲思維。

面對孩子,保姆是有限游戲思維,父母是無限游戲思維。

在工作中,我經常問員工,如果在短期工作目標達成和成為一名卓越的管理者之間做選擇,你會如何選擇?

很多員工會做舍本逐末的事,為了追求短期目標,而放棄了個人成長,贏得了一場戰斗卻失去了整個戰爭。

“無限”鼓勵創造新價值

有限游戲有明顯的邊界,而無限游戲是沒有邊界的。有限游戲參與者,在界限內玩;無限游戲參與者和邊界玩,跨越邊界。

在現實生活中,大部分人受有限游戲思維控制,處處都給自己畫定邊界。比如很多人在學校學習的是人力資源管理,出來找工作就非人力資源工作不選擇;自己出生在哪個城市,就習慣性的在那個城市工作。

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就是有限思維的典型代表。

我們都知道諾基亞早年是從事伐木和造紙業的、可口可樂過去是做咳嗽糖漿的、阿里巴巴最早是做黃頁廣告的,正是他們有了無限游戲思維,跨越行業空間才成就了他們后來的商業帝國。

無限游戲的空間跨越,給我們無論是在商業上還是職場上、生活上都帶來很大啟示,只要有無限游戲思維,每個人每個企業都可以跨越空間界限,成就自我。

有限游戲參與者,是在規則內玩,而無限游戲參與者,是規則的“破壞者”。

萊紳通靈的前身通靈珠寶,原本是一家本土品牌,為了提升市場競爭力,收購了擁有165年歷史的比利時王室珠寶品牌,讓品牌擁有歐洲王室基因,有效的區隔了和競爭對手的差別,給市場競爭帶來很大威力。這就是無限游戲思維給企業帶來的價值。

無限游戲思維是和規則博弈,在市場上就是創新。過去人們消費支付用現金,這就是規則,無限游戲思維者打破規則改用信用卡,這就是在和規則博弈。

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又打破信用卡規則,創建了新的規則,相信刷臉支付很快會再次打破前面的游戲規則。

網約車打破了過去的出租車規則,特斯拉的電動車打破了傳統石化能源車規則。這些行業創新都是在和規則玩一場無限游戲,而不是在規則內玩。

我們需要關注的是,和規則博弈,不是傷害客戶價值,恰恰是圍繞著客戶價值進行規則突破,進而進一步為客戶帶來更大價值。

刷臉支付,比微信支付更方便了;網約車,比在街上攔出租車更方便了;萊紳的王室品位珠寶,比普通珠寶品牌對消費者更有品牌價值了。

做“錯配”時代的清醒者

有限游戲追求成功,無限游戲追求成長。

萊紳通靈員工最高獎是每年度的“阿甘獎”,前幾天我問一名今年獲得“阿甘獎”的高管,我問他明年你如果不能獲得“阿甘獎”,你怎么想?他征征的望著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這位員工如果是有限游戲思維,那他的目標就是一定要再獲獎,這是他定義的成功。如果他是無限游戲思維,他對是否獲獎未必十分在意,他更加關注的是這一年他有沒有成長?

雖然社會已經進入21世紀,可是每個人、每個企業、甚至每個國家面臨的競爭壓力并不比人類歷史上任何一個時代弱,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在這高度競爭的世界,我們如何面對競爭壓力,如何面對增長的需求?

看了《有限與無限的游戲》后,我覺得我們需要重新定義什么才是人生真正的目標。

過去我們大部分的人把目標和指標沒有分清楚,我們的目標應該是追求無限游戲——就是讓游戲不斷的持續下去,讓游戲能影響更多的人去參與,人生追求的是成長。

而短期的目標不過是度量我們有沒有成長的“指標”,就像我那位同事,他明年能不能獲得“阿甘獎”,不過是度量他有沒有成長的指標。

減肥的目標是讓自己有健康的身體和美麗的身材,減多少斤不過是指標,而讓自己有健康的身體才是目標,減幾公斤是指標,是有限游戲,而保持健康和身材好是無限游戲。

當我們把無限游戲確定為目標,把有限游戲設定為達成無限游戲指標時,我們的動作就不容易變形,心態也會變好,不會做舍本逐末的事情了。

人生就是在痛苦和無聊這二者之間像鐘擺一樣擺來擺去:當你為需要生存而勞作時,你是痛苦的;當你的基本需求滿足后,你會感到無聊。

—德國著名哲學家叔本華

在有限與無限游戲理論框架里,叔本華是一位有限游戲者。

當今社會是一個“錯配”的時代。

原始人缺乏脂肪、缺乏鹽、缺乏糖,人類進化過程中養成了嗜好脂肪、鹽和糖的習性。

隨著科技發展,今天脂肪、鹽和糖都生產過剩,但是人類還是喜歡吃它們,現代人的病大部分都是脂肪、鹽和糖過剩,是吃出來的病。

過去人類缺乏物質,缺乏財富,人類就進化出對財富的占有欲。對于很多富人來說,如果這些財富,不能為社會創造價值,很多財富就變成了“財富病”。

多余的財富和人們身上過剩的脂肪、鹽和糖一樣,是社會和身體的“熵增現象”,人變成了財富和食物的奴隸。

經常看到財經媒體上報道,某人的財富超過某位首富了。如果所有人玩的都是有限游戲,那么除了首富之外,估計大部分的人都不是幸福的,因為除了首富外,所有人都“輸了”。

在這個“錯配”盛行的時代,你我其實可以當一名清醒者,不必隨波逐流。不當首富那又怎樣呢?有限游戲是追求財富的數字增長,無限游戲是追求生活的幸福和生命的意義。

總是選擇無限游戲,就對了

當今世界是以資本主義社會和市場經濟為主導的社會秩序,這個秩序是建立在兩次工業革命基礎上的社會制度,它適應的是當時的技術發展和生產方式。

現在是互聯網時代,乃至物聯網時代,技術革命催生出亞馬遜、天貓、蘋果、騰訊等平臺型壟斷企業。

過去的自由主義經濟、市場經濟已經明顯不適應當下的技術發展,貧富差距加大、弱勢群體改變命運無望,這些社會深層矛盾造成當下美國和西方國家的民粹主義和社會動蕩。

人類正在從第三次工業革命邁進第四次工業革命,如果社會制度不改良,那也是一種刻舟求劍,也是一種“錯配”。未來,人類的社會制度是需要重構的。

今天,大部分的人,用世俗的眼光來看都是“失敗”的。

雖然社會在進步,科技在發展,但是相對于富人來說,普通人財富太微薄,在很多國家最富有的1%的人掌握這個國家40%甚至更多的財富。以財富論英雄,大部分的人當然是失敗的。

同時面對未來的不確定性,大部分人也是充滿焦慮的。應對焦慮,我們需要轉換視角,改有限游戲為無限游戲思維。如果我們是玩無限游戲,我們追求的是游戲不斷持續下去,這里面就沒有輸家,每個人都能得到自己的滿足。

使命是一場無限游戲。要想讓我們的生命有意義,就要確立自己的使命。

使命不是一個短期目標,有時候使命是永遠無法完成的任務,但是當我們確立了自己的使命,并且為之而奮斗時,即使再平常的工作,我們也會覺得它很有意義,并且樂此不疲。

企業需要使命,職場上每個員工也都需要確立自己的使命。

在萊紳通靈,每個季度都需要對業績有2/7/1排序,我經過仔細觀察,如果有使命的員工,無論是排在2/7/1的任何位置,他們都能坦然接受,并且會根據結果反求諸己,不斷提升自己。因為他們是在玩一場無限游戲,是在和自己比較。

夫妻間維護愛情的長久,就是雙方的使命。當夫妻有了孩子,父母幫助孩子成長就是父母的使命。

使命觀,是一種無限游戲思維。當我們的孩子考試成績不好,小孩調皮搗蛋,我們用無限游戲思維思考時,這些都不再是問題了。

有限游戲,我們關注別人對自己的感受;無限游戲,我們關注的是自己內心的感受。

美國未來學家凱文•凱利對詹姆斯•卡斯這本《有限與無限的游戲》評價極高,說這本書“讓他有了思考生命的基礎,為他的精神世界提供了新框架,改變了他對生活、宇宙和其他一切事情的思考”。

其實這本書晦澀難懂,我讀了三四遍才摸到一點門道。

我的讀后感是,“無限游戲觀”解除了我下一步做什么的猶豫。就是這么簡單:總是選擇無限游戲,就對了。

編者按:本文轉載自微信公眾號:領教工坊(ID:ClecChina),作者:沈東軍,領教工坊組員企業家、萊紳通靈董事長兼CEO;南京大學商學院博士后,澳門科技大學工商管理博士,香港科技大學EMBA。

可行性研究報告

廣告、內容合作請點這里:尋求合作

咨詢·服務

評論

0條)

“1.2億+”企業數據查詢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

相關閱讀

精彩推薦

欧美区一区二区视频在线-国产欧美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