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大佬中的奇人,默默無聞卻一手締造千億帝國

華商韜略

1

本文由華商韜略原創 

首發于微信公眾號:華商韜略(id:hstl8888)

2018年10月29日,全球首個商業AI星座首星“星河號”成功入軌。這顆衛星由國星宇航設計研制,其幕后老板卻是一名低調的地產大亨——黃楚龍。

從“蓋房子”到“放衛星”,這位幾乎不接受外界采訪的潮汕老板,不動聲色間打造出一個千億帝國。

隱匿的巨人

在深圳地產界,星河控股的黃楚龍,與卓越集團李華、京基集團陳華,并稱為深圳地產“最牛低調三劍客”。他旗下的星河地產,連續九年獲評中國房地產百強企業,八次進入中國藍籌地產榜單,項目覆蓋珠三角、長三角、京津冀三大城市經濟圈。

2020年3月20日,黃楚龍以390億元財富,位列《2020胡潤全球房地產富豪榜》第40位。

黃楚龍雖然靠地產發家,業務卻橫跨地產、金融、產業、置業、物業五大板塊,并深入生物科技、人工智能等領域。

星河控股的資產規模超千億,卻幾乎沒有負債,這在地產公司中堪稱鳳毛麟角。

他旗下的金融控股集團星河金融,自有資金投資超200億人民幣,為深圳創新投資集團、深圳福田銀座村鎮銀行第二大股東,陽光保險、天津津融資產管理有限公司重要股東,前海母基金、國家中小企業發展基金有限合伙人。

星河金融還先后投資了110多家企業,其中26家登陸主板、中小板以及創業板,14家在新三板掛牌。

2019年,星河資本入選投中榜單“最具成長潛力私募股權投資機構TOP10”。

用星河金融控股總裁辛強的話說:“如果把星河金融看成一個私募的話,我們在全國排前5%。”

在產業地產領域,星河擁有產融聯盟新城、雙創社區、特色小鎮三大重要產品形態,為中國產業地產6強。

如今,星河的觸角還滲入到高新科技領域,在商業航天領域投資了國星宇航、天儀研究院、星際榮耀,未來還將全面布局商業航天全產業鏈;此外,其投資還覆蓋人工智能、智能硬件、大健康、新材料、互聯網+、新一代信息技術等行業。

相比互聯網企業兩三年就上市的神話,黃楚龍用了40多年,才將星河打造成為如今的模樣。

他曾公開說:“星河要做500年,不做500強。”

扎根深圳,20年一個轉身

1979年,廣東普寧黃埔村人黃楚龍,只身赴深圳闖蕩。他一無學歷、二無關系,唯有一身用不完的力氣,靠做泥瓦匠糊口。

那年他20歲,憑著潮汕人愛闖蕩的性格和年輕的一股子莽氣,誓要闖出一片天地。

深圳的太陽毒辣,黃楚龍埋頭苦干之時,多半也不會想到,腳下這片滾燙的熱土,將成為大國崛起、巨龍騰飛的基礎。

第二年,深圳正式成為經濟特區,三天蓋一層樓的神話,將在這里上演。

彼時的深圳,遍地是工地,有接不完的活。而黃楚龍腦子靈泛,又善交際,幾年后就帶著一幫兄弟出來干,從泥瓦匠變身為包工頭,并靠著朋友介紹,拿下深圳第一大道建筑工程,賺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潮汕人宗族觀念重,在外都是互相幫襯,這樣一個帶一個,深圳房地產和建筑領域的半壁江山,都掌握在潮汕人手中。上世紀80年代初,最先打入深圳建筑市場的“潮陽建筑工程”,工人最多時號稱有10萬之眾。著名的“深圳速度”——國貿大廈,也是由汕頭人為主的“廣東二建”承包建造。

潮商的傳統地緣關系,為黃楚龍承包工程提供了不少便利。

1988年,《愛拼才會贏》火便大江南北的年頭,黃楚龍成立了深圳市怡和企業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的主管單位,填的是深圳市福田區沙頭街道辦事處。可見黃楚龍很早就善于借力運作商業,旗下投資開辦了“怡和商場”、“鴻運樓餐廳”、“萬云商場”等商貿企業,做得風生水起。

十年之間,黃楚龍從水泥匠到包工頭,再到商貿企業老板,完成了人生三次蛻變,在深圳站穩了腳跟。

1992年,深圳唱響了“春天的故事”,黃楚龍也迎來了發展的春天。

兩年后,他將企業改名為“新怡和”,開始進軍房地產。黃楚龍親自操刀上陣,將怡和山莊、祥和花園等十多個地產項目依次做了下來,總建筑面積超過60萬平方米。

1998年,“房改”政策出臺,成為中國房產史上的轉折之年。“福利分房時代”悄然落幕,“商品房時代”正式降臨。

這一年,新怡和的“三明珠”系列產品——星河明居、星河雅居、星河華居橫空出世,獲得業界一致好評,銷售十分火爆。

“三明珠”的成功和房改政策的出臺,讓黃楚龍下決心All In地產。

隨后,他將“新怡和”再度更名為“星河地產”,并成立了“星河物業”,開發物業兩手抓。開發策略上,黃楚龍志存高遠,定下了“集職業精英,走品牌之路”的高端主基調。接下來,就盯住了深圳福田核心區的地段,開始了“買買買”的節奏。

地產開發,講求“高杠桿、高周轉、強擴張”的跑馬圈地策略;星河卻“膽小”得很,完全靠自有資金。黃楚龍不愛借錢的名聲,也從此傳播開來。

但黃楚龍的眼光卻“毒辣”得很。越是用自有資金,越是聚焦核心地段、搞重點突破。結果人們發現,星河在福田中心區的土地儲備之高,僅次于黃楚龍的潮汕老鄉李嘉誠。

多年后,星河走出廣東、布局華北,同樣是這個路線。2011年,星河首次布局天津,拿下的就是最熱點的兩幅地塊。

“星河所到,必定中心”的說法,也由此而來。

地段和區位的優勢,在幾年后終于顯現了出來。

2006年,星河丹堤開盤,109套別墅賣出9億。這在地產正處低潮期的深圳,讓業界嘆為觀止,也為市場注入了一針強心劑。星河丹堤,不但入選當年“深圳十大明星樓盤”,入住其中更成為富豪的象征。星河丹堤一戰成名后,星河一舉樹立了“高端樓盤開發商”的形象,黃楚龍也真正踏入深圳頂級開發商行列。

彼時,連深圳出租車司機都對星河的房子如數家珍,“星河的房子都賣得很好,因為地段特別好。”

高端住宅的成功開發,讓星河完成了清晰的品牌定位,但黃楚龍并未不滿足于僅做一個住宅開發商。與此同時,星河的另外一個動作,才真正暴露了他的野心。

同樣是在2006年,福田星河COCO PARK開業,一舉成為深圳地標式建筑,開啟了星河在商業地產的大踏步擴張。

梳理星河的發展軌跡,人們發現,早在2003年,星河就拍下了COCO PARK地段。也是這一年,房地產確立為支柱產業,各路資本開始大量涌入,炒高了地皮,也讓黃楚龍看到了商業地產的契機。

地皮貴了,租金自然不會便宜,賣房子掙錢,租房子一樣掙錢。

2004年,星河成立子公司“星河房地產經營有限公司”,組建專業商業運營團隊,踏上地產開發與商業運營結合的發展之路。這是深圳起步最早的商業地產公司之一,因為直到2012年前后,萬科、恒大、金地等才開始向商業地產轉型,而星河早已進入收獲期。

也是在2004年,號稱“商業巨無霸”的深圳華潤萬象城開業,不但徹底改變了格局,也影響了中國商業地產的發展。

它集零售、餐飲、娛樂、辦公、酒店、居住等諸多功能于一體,區別于傳統百貨商場模式,定位、規劃、業態都十分超前,不僅引爆了市場,也吸引了國內同行前來參觀學習。

創新才是第一生產力,在萬象城的啟發下,次年,星河開始開發福田COCO PARK,在全國首創情景式休閑購物中心,突破了傳統購物中心的封閉式構造,結合獨特下沉式露天廣場、自然光中庭、空中天橋設計,同樣一舉成名,和萬象城一起成為全國CBD商業的標桿。

即便是第二個吃螃蟹的人,也需要一定的膽識。后來黃楚龍自述,其實在開發COCO PARK時,整個區域的客流和商業氛圍還沒有形成,但看準機會后,就需要“略微超前半步”。這句話,后來被他寫進企業內部管理手冊,成為星河員工入職培訓的必修課。

COCO PARK的成功,讓嘗到了甜頭的黃楚龍,決心在商業地產上繼續深入。

2007年,星河第三空間開業,成為華南區最具創新精神和品牌影響力的高端國際家居商業品牌;

2008年,深圳星河發展中心落成,成為福田中心區地標級商業綜合體,并在2012年榮獲LEED金級認證;

2009年,星河麗思卡爾頓酒店開業。

1988-2009年,星河找到了地產+商業創新的雙輪驅動模式,成為唯一在深圳中心區覆蓋住宅、商業、酒店、寫字樓等多種形態產品線的地產開發商,并且全部自持產權。

20年光陰的深耕,星河已將根基牢牢嵌入這座城市深處,黃楚龍更成為深圳地產界的一方大佬。

蓋房子,搞金融,放衛星

2009年,對星河而言是個分水嶺。

此前,星河還是一家業務僅限于珠三角的房企。但這一年,星河拍下了江蘇常州400畝土地,開始試水長三角,向全國布局。

深圳20年的沉淀,使星河在地產開發模式上十分成熟,路線、策略上十分統一,都是從城市核心區入手,運用城市綜合體或高端住宅式切入,將住宅、物業、商業的經驗復制過去,高舉高打,迅速打開品牌知名度,然后進一步深耕當地市場。

值得一提的是,星河地產的全國化腳步,也在不斷完善升級。這與星河多元化業務的開展息息相關。

2009年,星河正式進軍金融領域,不僅投資上取得巨大成功,還通過股權投資將觸角伸入各個新興行業,將地產開發延伸到產業端,從而形成了“產城投融”的創新運營模式。

2009年10月,星河拿下陽光保險3.6億股,占比9.73%,成為陽光保險集團的第一大股東。

這是一家飛速成長的保險企業。從2005年成立到2008年年底,陽光保險總資產從11億暴增到376.81億元,4年翻漲34倍。星河非常看好其高速成長性。兩年后,陽光保險便躋身中國企業500強、服務業企業100強,成為中國七大保險集團之一。

但星河入股陽光,不僅僅是財務投資這么簡單。

作為險企,陽光保險集中擁有一大批VIP高端客戶。他們正是星河地產的目標人群,二者可以相互引流。經此一役,星河“人財兩得”,成為除華僑城外,深圳擁有第二大VIP高端客戶資源的房企。

從此,黃楚龍一腳踏入了金融行業。

某種程度上,這既是一種遠見,也是不得已的選擇。

2008年,正值全球金融危機,眾多行業受到波及,房地產作為重資產行業更首當其沖。

這一年,富力47億的佛山地王退了,因為沒按時繳清土地款,負債率高達140%;萬科為了回籠資金、帶頭降價,結果被砸了售樓處;合生創展朱孟依受黃光裕案牽連,消失9個月,引發銀行斷貸……

房產的高風險,金融杠桿的巨大威力,或許讓黃楚龍開始思考新的方向。與此同時,保險業的飛速發展,讓星河入股陽光保險成為順理成章的選擇。

黃楚龍并未就此止步。2010年,星河再現新的大動作,參股深圳市創新投資集團,成為僅次于深圳國資委的第二大股東。

這家擁有國資背景的創投企業,對于中國高新產業發展都有著非凡的意義,能夠成為第二大股東,所倚仗的除了經濟實力,還有強大的人脈網絡。而入股深創投第二年,星河集團就獲分紅1.45億。

或許從陽光保險、深創投的投資上嘗到了甜頭,2010年,星河集團正式成立,并明確提出住宅、商業地產、金融“三駕馬車”并駕齊驅的戰略規劃。

此后,黃楚龍不斷在創投界深入布局,投資了國家級中小企業基金、紅土創業基金等知名金融機構及多家上市企業;還成為前海母基金發起人,其合伙人包括靳海濤、馬蔚華、沈南鵬、熊曉鴿、厲偉。

之后,星河集團又啟動直投業務,提前布局高端裝備、半導體、生命健康、軍工裝備等領域,累計投資129家企業,成功孕育了26家上市公司,參與邁瑞醫療、瀾起科技、星際榮耀、云從科技、芯原微、騰訊音樂等明星企業的投資,資產管理規模超300億元,成為中國頂尖的私募股權投資機構。

黃楚龍在金融行業的布局,不僅僅是投資那么簡單。

2014年6月,星河WORLD亮相深圳,總體量達160萬平方米,涵蓋了寫字樓、住宅、商業、酒店公寓、文體、學校等各種業態。這是和深創投的一次聯手合作,在深圳率先推行“租金/服務/產權換股權”產融聯動模式。

通過地產和金融的深度結合,星河正式走上了“產城投融”的道路,并在后來成為了中國產業地產6強。

2014年,星河響應國家“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戰略,再次“略微超前半步”,成立星河產業集團。星河WORLD,正是其第一個實體項目;同年9月,深圳金融產業服務基地在星河WORLD掛牌成立,并開啟了大批直投業務。

至此,星河“地產+金融+產業+商業+物業”的驅動模式成型,各業務相輔相成、相融相通,形成“產業為引領,金融為護駕,地產為基礎,商業為支撐,物業為配套”的自循環生態圈。

從1994-2014年的20年間,星河從“地產開發商”成功轉型為“城市運營商”,黃楚龍打造出了一個完整的產業閉環。

產業閉環的形成,深度影響了星河的全國路線選擇。

2016年,星河正式確立“立足深圳,深耕珠三角,積極開拓一二線城市”的思路,形成了扎根珠三角、大力發展長三角、布局環渤海的戰略布局。

不難發現,星河重點發展的區域,均是政策扶持、產業豐富、金融發達、商貿便利的全國重點腹地,一方面是基于這些區域具備足夠廣袤和縱深的市場,一方面也是立足于星河自身優勢,可以從產業、地產、金融、商業全面切入,從整體到局部,在產業鏈全鏈條進行全方位進行對接。

如今,星河地產在深圳、廣州、天津、南京、常州、寧波、重慶、成都、西安等多座城市均有項目落地,開發面積累計超5000萬平方米,土地儲備逾3300萬平方米。

地產起家的星河,由此邁入金融領域,并通過投資將觸角伸入新興產業,實現了對商業航天全產業鏈,以及人工智能、生物醫藥、新材料等高新科技領域的全方位布局。

你不好,我好個鬼

星河的成長史,恰到好處地嵌入了改革開放的發展史,從地產、金融到高新科技,星河完整享受到時代紅利的饋贈。但商海沉浮,無數企業都淹沒其中不見蹤影,星河為何能精準地踏準時代的每一段節拍?

這與隱于幕后的掌舵人黃楚龍,有莫大的關系。其為人處世原則,卻只能從企業行為和流傳于外的只言片語中窺得一二。

縱觀黃楚龍的發家史和相關人士的評價,草莽出身的他頗有江湖情結,眾人稱之為“龍哥”,“義氣”是其身上明顯的標簽。“你不好,我好個鬼”,是黃楚龍常掛在嘴邊的口頭禪,“做生意要考慮合作方的利益,你讓人家沒得賺,人家還會讓你有賺的機會嗎?一味的考慮自己的利益,這樣慢慢的會斷了自己的后路。生意場上,你好了,我才會好,我們都好了,生意才好做。”

碧桂園總裁莫斌,曾在中建五局擔任總經理,與星河有過合作,并稱黃楚龍為“龍哥”。據他回憶:“龍哥每次來開協調會時,首先會問兩個問題。一、我們有沒有按合同及時付施工款?二、星河人員對你們有沒有為難?有沒有吃拿卡要?”

黃楚龍在拿地后,從策劃、設計到建筑、監理,再到宣發、營銷,都會找業內最好的人才,“該掙的錢要掙,該送的你就送,錢是王八蛋,要會掙來要會玩。”

星河對合作方的尊重,為其帶來了不少好口碑。曾擔綱星河明居、星河雅居設計的深圳筑博設計公司一位副總曾對比到,相比多數甲方出錢就是大爺的態度,星河非常理解設計方的想法,對設計方提出的要求落實得也很快。

“先做人,后做事,外圓而內方”,這既是黃楚龍的人生哲學,也是其企業管理文化,“你好我才好,只有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身為潮汕人的黃楚龍,還是出了名的佛教徒。每逢開工,他都會回寺廟燒香拜佛;星河集團年會上,還會身穿衲衣和上師一道唱佛歌。“玻璃大王”曹德旺認為,菩薩法和企業管理是相通的;而星河內部流傳的《企業管理手冊》,同樣是黃楚龍企業管理思想的體現,其中不少也和佛學思想有共通之處。

在經營哲學上,黃楚龍也與眾不同。

很多集團的多元化發展,一般是哪里賺錢去哪里,各項業務之間可能毫無關聯。但星河卻極度重視業務之間的契合度,這也是黃楚龍一貫“保守”風格的體現。

2002年,深圳東山珍珠島改組項目剛拿下,有人建議黃楚龍在那邊搞一個藥廠,大約投資兩三個億,黃拒絕了,“行業跨度比較大的,我不會干。”“那行業我不懂啊,自己不懂的東西怎么能夠做好?”

業務選擇上,黃楚龍的“三不做”在公司內部廣為流傳:控制不了不做、支付不了不做、變現不了不做。《企業管理手冊》上,還有這樣一句話——星河要做五百年,不做五百強。“持續發展才是我們真正的目的,規模只是支持持續發展的手段,而不是目的。”

如今,人們強調企業要控制“系統性風險”,從星河的發展歷程看,這點是貫穿始終的。

而在用人上,黃楚龍自身學歷不高,所以非常依賴專業人才。但在專業之外,對人品的選擇又十分嚴格,堅持“公、忠、能、勤、和”的用人標準,還有不孝之人不用、賭博之人不用、吸毒之人不用的“三不用”之說。

多年來,星河一直緊跟時代而進步,這與黃楚龍強調持續學習密不可分,在給員工培訓時他經常提到,“人要活到老,學到老;一日不學不進則退,十日不學全功盡費。”黃楚龍不僅在公司內部致力于打造學習型組織,幾個兒子也全部送出國深造,希望他們能夠跟上時代,進而傳承企業。

2018年6月29日,在中國科創金融創新基金發布會上,黃楚龍宣布,星河控股要在2023年實現公司營業規模達1500億、營業利潤達150億。

就在2020年7月20日,星河控股旗下的“星盛商管”,已向港交所二次提交IPO申請。這意味著黃楚龍有望在今年迎來名下第一家主板上市公司,或將終結他數十年地產界“老干媽”的傳奇。

這或許有助于人們看清楚黃楚龍的資本版圖。

只是,被譽為深圳最大隱形富豪的黃楚龍,卻被曝已取得加拿大國籍。2019年,權威商業雜志《CEOWORLD》發布的加拿大富豪榜上,黃楚龍以56億美元凈資產排名第七。

這種財富與身份的割裂,讓人們越發看不清的,或許是星河和黃楚龍的未來。

文章轉載自華商韜略(ID:hstl8888),禁止私自轉載,如需轉載,請聯系華商韜略授權。

可行性研究報告

廣告、內容合作請點這里:尋求合作

咨詢·服務

評論

0條)

“1.2億+”企業數據查詢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

相關閱讀

精彩推薦

成年免费三级视频-成年大片免费视频播放